校友访谈 | 34年的矢志不渝,专访钱江弹簧董事长张涌森

2017 - 09 - 08


经营一项事业34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怎样同时进行经营、学习、参政议政?对“中国制造”有什么心得?校友张涌森为你讲述,如何完成这些目标并打造一个国际品牌。

 

张涌森,巴黎九大高级工商管理博士2012级校友,高级经济师,钱江工业集团董事长、钱江弹簧董事局主席。现任杭州市十届政协委员、五届政协北京市顺义区委常委、浙江省工商联执委、浙商理事会主席、杭州市工商联副主席、北京市顺义区工商联副主席、杭州市江干区总商会副会长。

 

张涌森封面

EDBA:您之前的学习当中对品牌有着深入的研究, 那您认为在日益竞争激烈的市场中,怎样处理好品质、品牌、服务这三个问题,以求可持续的良性发展?
张涌森:品牌不是简单的两个字,它是代表企业形象的一种无形资产,需要靠诚信、品质、服务、社会责任等去支撑的。钱江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,发展至今成中国弹簧行业综合实力第一的品牌实属不易。我在做博士研究的时候,对企业发展历程进行了重新梳理,总结出钱江弹簧品牌建立主要是靠诚信、品质、服务、社会责任等。如果企业品质意识淡薄,没有社会责任,不讲诚信,服务意识差,也就不存在品牌。
品牌与广告没有直接关系,在我们那个年代每天新闻联播前的黄金时间,常常出现标王广告,即使是上亿的广告投入,很多品牌也被大浪淘沙。每年的315晚会都会曝光一些品牌,对于我们中国企业,品牌本身就不够强势,遇到质量问题,常常是灭顶之灾。就如2013年,江淮汽车经315晚会曝光后,销量大不如前;但是大众在曝光的油耗造假之后,短期后购买者仍然不断,说明消费者对大众的品牌认可度和信任度之高,这就是品牌效应,立足于品质之上的品牌形象,才能让企业可持续发展。

 

EDBA:企业家、政治家、学者,您觉得哪个身份更适合自己?
张涌森:企业家、政治家和学者,这三者是不可分的,我觉得政治家我还谈不上,我更多担负的是一种社会责任,政府需要我们建言献策,需要部分企业家能够提出一些非常务实有用的意见和建议。我们帮政府解决一些问题,也能第一时间知晓一些决策性的信息,我认为政治和经济是分不开的,如西方的政治家美国总统特朗普,也是商人出身。企业经营者要有工匠精神,才能使企业可持续发展,做企业是我的本行,为了更好地经营,我不断地去学习先进的管理思想,我在完成清华-澳国立管理硕士学业之后,继而又攻读了巴黎九大高级工商管理博士,所以,做为一个企业家需要不断的学习。

 

EDBA:  您在工作之余还要兼顾做研究、从政,而且每一样都做得相当出色,您是怎样做到的呢?您在时间管理上有什么诀窍吗?
张涌森: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攀登。其实只要你愿意去做,认真去做,执着去做,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得到做得好。我的导师张世贤教授对我的要求非常高,给我的建议也非常明确,最重要的是,我完全按照导师的要求认真去完成我的学业。我在课堂上都是在聚精会神的听、认真做笔记、积极参与交流和案例分享,我不愿意错过任何信息,老师的要求我都非常努力去达成。对于时间的管理,我有一个时间分配表,我会严格按照分配表上的时间节点去执行,我都能一一去完成各项任务。坦白说,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,但这是我长期养成的习惯。

 

EDBA: 钱江弹簧现在已经做了三十几年了,您在企业经营中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是什么支撑着您一直做下去的?
张涌森:1983年,钱江弹簧真正意义上成立了,1988年成为杭州市首批八家试点的民营企业之一,企业自成立以来,一路高歌猛进,谱写出了无数精彩的篇章。我们不仅要把企业做好,更重要的是要做好企业文化的建设与对员工的培训教育。员工愿意留在我们企业工作,一方面的原因是薪资待遇,另一方面是因为钱江的企业文化非常温暖。我们企业实行现代人性化管理,以“诚信、和谐”的企业文化为理念,实现以人为本,和谐共赢。给员工提供了良好的工作环境;建立员工公寓,为员工营造了舒适的生活环境,让员工无后顾之忧,安心在企业工作。因此,企业文化也是钱江弹簧发展的动力。
任何一家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一些挑战,譬如,有些企业重视战术,在乎眼前利益,不舍得对品牌进行投入,最终导致企业土崩瓦解。而我们的企业定位很远,并且制订了中长期的战略规划。真正要将企业打造成为一个国际品牌,我们不仅要把产品销售至世界各地,也要让他们在使用产品的同时,知晓钱江的品牌,甚至了解钱江品牌的渊源。
我们2007年就开始计划要在环渤海地区建立第二个弹簧制造基地。因为北方没有一家综合能力强的弹簧制造企业,最加上北方汽车工业的快速发展,其次是缩短配套半径,减少物流成本。因此,我们在较短的时间内投资兴建了钱江弹簧北京公司。如今,钱江弹簧生产的产品,汽车弹簧占比达到92%以上,如法拉利、奔驰、宝马、通用、福特等汽车上都有我们钱江弹簧的产品。

 

EDBA:在现在的经济发展中,新的风口还是会继续出现,您在未来除了弹簧,还会有新的产业或者经营方案吗?您做投资经营最看重的是什么呢?
张涌森:随着社会的发展,新型产业层出不穷,如:太阳能、多晶硅、房地产、互联网等等都是近年来备受瞩目的行业。我本人从事弹簧事业三十余年,一心一意专注于本行业。我对我们的产品非常熟悉,我觉得我们的产业链还有发展空间,中国的汽车产业未来至少还能高速增长二十年,弹簧配件的需求量也会随之攀升,我们的战略目标就是把弹簧做精做强。对于不熟悉的行业,投资还是需要谨慎,俗话说“天上不会掉馅饼,地下只会有馅阱”。

 

EDBA: 之前您说过“万变不离其宗”,事业的根本是弹簧,那您觉得单就做弹簧这件事中,有什么是需要跟着时代变化的吗?
张涌森:市场环境和客户需求会跟着时代发生变化,不变的是品质追求与自主创新。曾经,我们的弹簧为世界上高端的家用电器配套生产,如:日本松下、韩国LG、德国博世、西门子、美国GE等供应配件。如今,我们92%以上的弹簧都给汽车配件。我们的策略就是不与竞争对手打价格战,如果他们有更低的价格,那我们就主动将这块市场让出去。我们之前在家电行业的竞争对手大多是韩国和台湾企业,家电行业进入门槛低,最加上这些企业也有一定的管理能力。钱江就慢慢退出这些低端市场,我们去研究开发更高要求的弹簧产品。我们面对市场竞争,做的最多的就是技术创新,只有不断地进行创新,才能稳步立足于市场。

 

EDBA: 看您之前提出90后年轻员工的管理不是件困难的事情,您在管理90后、80后、70后等不同年龄层员工的时候,有什么管理心得吗?
张涌森:90后、80后、70后这三个年代的人,他们的思想、观点、理念皆独树一帜,是靠企业文化将他们凝聚到了一起,钱江弹簧的员工流失率极低,员工离职的主要原因多是家庭原因。我们企业能够做到今天这样的成绩,是企业文化的引导。企业不断地组织培训教育,帮教犯了错误的员工改过自新,也是企业的社会责任。员工犯错,企业首先要自我检讨有没有很好的培训他,给他机会做一名好员工?我们的员工来自不同的地域、不同的行业、学历高低也不同,假如企业不加强对员工的培训教育,他又如何能接受你的企业文化?只有经过培训教育,员工才能深深地了解企业、进而融入企业。我们也非常关心员工的家庭,员工家庭和睦了,收入稳定了,才能使员工在企业安心工作,这样企业的产品质量就会稳定。

 

EDBA:    我们知道现在钱江弹簧为了更好地在华北区域开展业务,前几年在北京已经设立分公司,那未来钱江弹簧还有什么发展计划呢?
张涌森:钱江弹簧要打造成为一个国际品牌,一个国际化的品牌不会局限于某一个区域。钱江弹簧在浙江杭州起家,但我们不能局限于杭州,要扩大产业,我们必须打造第二个、甚至第三个制造基地。我们在2007年提出要尽快打造北方的战略中心,一是因为北方的汽车工业是中国下一轮汽车工业发展的重要地域,环渤海地区在国务院定位中占了经济发展的优先权,二是考虑到长江以北没有一家综合能力强的弹簧制造企业,这个空白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填补,所以我们在北京兴建了第二大弹簧制造基地。

 

EDBA:  钱江弹簧是在杭州起家的,现在华北也有了分公司,并且运营良好。您觉得南北方的商业经营有什么差别吗?您在经营位于不同地域的公司的时候,是怎么去适应当地环境的呢?
张涌森:每个地方都有他独具特色的文化传统,我在巴黎九大攻读博士期间,有位同学把地域文化差异这个议题当成毕业论文来研究。钱江弹簧北京公司成立后,就公司而言,我并未意识到南北方的极大差异,因为我们的供应商、采购、业务、管理等信息平台是南北共享的,目的是保证了我们品控的统一。但在人员管理上,南北方的差异较为明显,我们的解决方法是根据人的品性来做决定,员工犯了同样的错误,但是归因不同,我会根据员工的情况做出不同的处理。所以我们要去研究不同地域文化的管理。

 

EDBA: 最开始钱江弹簧是怎么打开销售市场,销售到那么多汽车企业中去的?除了品质优良还有什么别的秘诀吗?
张涌森:好的品牌自有客户找上门来,有句古话: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钱江弹簧品牌的核心是品质与诚信,二者缺一不可。中国很多中小制造企业只看重眼前利益,不舍得成本去建立品牌,致使企业稍遇危机便溃不成军。除品牌外,我们企业有一个长远的战略规划,正在逐渐实施。企业在确保安全、环保生产的同时,要给予员工安稳的后勤保障,在杭州市,钱江弹簧是率先给员工缴纳五险一金。只有员工稳定了,产品的质量才能稳定,企业才能可持续发展。企业在1983年成立之初入职的员工现在还有留在钱江工作的。

 

EDBA:  您的产品在汽车市场、还有别的市场得到了认可,这也包括外国汽车,您认为“中国制造”最重要的是什么?现在中国制造业面临着哪些问题?
张涌森:中国制造业最重要的还是打造品牌。中国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很短,受诱惑的行业也很多,政府在引导企业转型升级的时候,很多企业家理解偏了,盲目的跨行业转型,本来自己的产业做得不错,突然转入一个陌生的行业,造成企业经营困难,最终企业倒闭。我们浙江有很多传统产业,像打火机、袜子、领带等,这些企业确实很辛苦,有些沉不住气转行房地产、IT、太阳能、造船等行业,虽然得到了短期收益,但从长远来看,原来的企业却是掏空了。
钱江弹簧以“实业强国、实业强军”的理念为中国航天集团、中国兵器装备部等研究解决200余项重大科技项目,并被中国兵器装备部第二〇八研究所授予“小弹簧解决大问题,军民融合的先行者”荣誉,这些意义都非常重大。我们生产的弹簧主要用于高精尖产业,所以不能有“差不多”精神,只有一丝不苟的工匠精神,产品的质量才有好的保障。

 

EDBA:  在这个互联网经济如火如荼的时代,大家都认为做实业是很难的,您在做实业上有哪些心得体会呢?
张涌森:对一个国家而言,实业不管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可缺少的,军用装备需要先进的配件,民用产品也需要,虽然实业的税赋较高,加上互联网产业的诱惑也很多,但是我们仍然专注于自己的事业,并且怀揣着实业兴国的梦想。

 

EDBA:  您是怎样看待工业4.0和“工匠精神”的呢?
张涌森:工业4.0是由德国政府提出来的,我们国家提的是《中国制造2025》,我们的工业是靠改革开放的成功。邓小平70年代末提出改革开放后,我们国家输送了很多大学生去日本、德国等地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,引进外资、创办中外合资企业,这样就把中国的制造企业带动起来了。除此之外,是自主创新,我们国家走的是引进、消化、吸收、再创新的路子,使我国的工业突飞猛进。我认为“工匠精神”不仅仅是专注于一个行业、一个产品,更重要的是要精益求精把产品做到极致。我从事弹簧事业34年有余,在各行各业的诱惑面前,不仅没有转移产业方向,而且一直努力革新弹簧加工技术,把弹簧当成工艺品来做,现在从天上到地下都使用着钱江弹簧的产品。

 

【后记】

在我们的访谈中,不仅能够感受到张涌森对自己事业细水长流的热爱和坚持,更能感觉到他对弹簧制造的选择和执着是与生俱来的,这个过程是不需要坚持和强迫,是顺理成章的。说起对待员工,他有着南方人特有的细腻和真诚,他用真诚对待别人,换来别人的真诚。他毅然决然地担起了对行业的责任,对企业员工和对社会的责任。天之道,利而不害;圣人之道,为而不争,他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了大道。